男孩危机 教育反省

男 孩女孩都是大自然的产物,他们有各自性别的优势,也有各自性别的劣势。正因为这些差异的存在我们的生存环境才会丰富多彩。我们要做的是为男孩和女孩提供适 合他们的教育。现在的问题是,以升学为目标的应试教育正在压抑孩子的个性,受害者不仅有男孩也有女孩,只是女孩的性别特点使她们更能适应这样的环境。因 此,男孩所遇到的危机其实是一场教育的危机。正像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在《拯救男孩》的序言中写道的:“需要拯救的不仅仅是男孩,更需要拯救的,是我 们的教育。”

男孩危机

校园中,男生被女生全面超越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专家近日撰文提出一个论点———“男孩危机”,男生在各级各类教育中的学习成绩正在渐渐落后于女生。中小学男生的学习成绩一直落后于 女生,中小学的班干部、三好学生也以女生居多。记者近日走访教育界人士发现,“男孩危机”在中小学尤其明显,而在男生通常较有优势的高中,近几年优势也在 逐渐丧失。而网络时代、独生子女一代成年,这些都成为加剧“男孩危机”的因素。

对于“男孩危机”的提法,郑州市一零三中学教师李丽颖表示,“提得相当准”。她说,在小学、初中阶段,明显感觉男生应该表现出的特质被女生压住了,无论 在学习成绩、班级活动的参与与组织上,总是女生占主导。在对班级的影响力、对周围同学的影响上,也是女生突出,男生少有特别突出的,“今年中学校长推荐上 北大这件事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郑州两所中学推荐的4名学生全是女生”。

在人们印象中,随着课程难度的加深及男生、女生生理、心理的发育,高中阶段通常女生领先的优势就会丧失,但郑州市一零一中学政教处主任刘永谦则表示,近几年,高中阶段男生一向占的优势也没那么明显了。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撰文指出,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女生的学业优势不断扩展和延伸,几乎在所有学科领域、在各级教育水平上女生的学业表现都赶上或者超过了男生。

有关专家指出,更值得注意的是,男生的学业落后现在已经延伸到高等教育领域,大学男生学业落后的范围是全国性的。这位专家担忧地说,男生学业落后,对个体和社会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城市女教师比例高达79%

父教缺失造就“娘娘腔”

男孩的问题不仅出在学校,家庭教育的责任同样重大。

“一个人性别形成的主要机制是模仿”,李文道说。男孩子要从榜样身上学习宽广和包容,学会坚强和果断,感受男子汉的气质,学习成为一个男人。因此,在男 孩子成长过程中如果缺少正确的男性榜样,将会给男孩子的成长带来灾难性的打击。父亲是男孩子一生中第一个榜样,也是最重要的榜样,但现在,不少年轻的父亲 由于过大的生存压力,或者由于自己心智的不成熟,不能很好地承担父亲的职责。

父教缺失的现象在当今的中国城市中还是很普遍的。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08年开展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比较研究”显示,当遇到烦恼时,日韩美三国高中生把父母均列为前五位的倾诉对象,而中国的高中生只把母亲排在第三位,而把父亲排位5名之外,名列“网友”之后。

父教缺失了,学校也无法弥补这样的缺失。《国家教育督导报告2008》显示,我国女教师比例远高于男教师,尤其是城市女教师的比例高达79%。

男性榜样的缺失使得不少男孩子终身“缺钙”:少了阳刚气,多了“娘娘腔”。

为什么现在的男孩做不到“后来居上”了?

男孩输给了自己的心理

不少家长觉得,男孩子小时候成绩不好没关系,因为他们慢慢地会赶上来的。确实如此,过去,女孩子可以称霸小学,但是到了中学男孩子就会赶上来并迅速超过女孩子,但是现在,男孩的这种后劲儿似乎没了,他们不仅在中学的时候没有赶上来,甚至到了大学仍然落后于女生。

为什么?

“很多男孩就这样被耽误了。”李文道博士说,孩子小的时候不会进行自我评价,他们对个体的评价主要借助于权威的评价。不少男孩子由于自身生长发育的不完 善,在学习方面遇到一定的困难,这时老师或其他成人往往不能从男孩生长特点的角度客观地看待他们,武断地评价他们“笨”、“学习不好”。

一些男孩子在年龄增长之后仍然没能“迎头赶上”,并不是他们真的不行,而是“这种失败性的评价可能已经形成他们终身性的自我评价”,专家李文道说,“他们把‘学习不好’看成了命运,从而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这些男孩子是输给了自己的心理,他们的自信心被打垮了。

学校不喜欢男孩 男孩更不喜欢学校

不清楚男孩与女孩在成长上的差异,使得男孩无法得到更科学的对待;而以升学为主要目标的学校教育则对男孩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现行的教育制度是一种工业化的教育制度,秩序、纪律是刚性的法则,显而易见的,这些法则与男孩子的天性是格格不入的。

李文道博士介绍,人类大脑由左右两个半球组成,一个主要负责语言和推理,另一个主要负责运动、情感及空间关系。联系两个半球的是被称为胼胝体的神经纤维。研究发现,男女两性的胼胝体在形状、大小以及大脑偏侧化方面存在显著差别,女性的胼胝体多于男性。

所以,女孩在做事情时往往同时使用大脑的两侧,而男孩往往只使用右侧,运动是他们的优势,再加上他们体内好斗的激素环境,男孩子需要更多的活动来消耗更多的体力和精力。“一个男孩每天至少需要4次较为充足的户外活动。”孙云晓说。

学校不喜欢男孩。男孩更不喜欢学校。

在应试教育向更宽更广范围蔓延的今天,男孩的教育更是雪上加霜了。

以前,被束缚的男孩子还可以在放学以后、周末和假期彻底解放,在尽情的游戏中释放那些被捆绑的手脚,同时,在游戏中发挥优势、塑造个性、培养创造才能。

但是,面对越来越重的升学压力,很多学生周末也被排满了各种补习班。这使得本来在学校就得不到运动机会的男孩更加“被束缚”了,而且很多男孩子由于成绩不好会被束缚得更牢、更紧。

现在束缚孩子的已经不是绳索了,而是一根根的钢条。

男孩的生存空间被一点点地蚕食殆尽,他们根本无力翻身。

专家建议

因“性”施教

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系讲师李文道博士介绍,2006年,美国心理卫生研究所的15名神经系统科学专家组成的一个专家小组发表了一个研究报告,该报告详细记 录了大约2000个4~22岁孩子的大脑发育状况,结果表明,男孩和女孩的大脑中,很多区域的发育顺序和速度都不相同。

“男孩和女孩之间的差异比我们想象得更大。”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员赵霞博士说。

男孩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无解的,因为男孩的这些特点是与生俱来的,他们是男孩子独特的“资产”,是我们在教育的过程中把男孩的“资产”当成了“负债”。

针对这种问题,专家提出“因性施教”的观点。学校教育在因材施教的基础上,更大限度地发挥男孩和女孩不同的优势。

专家提出可以在现在男女同校的制度下,适当的进行男女分班,至少可以在某些课程上按照性别进行分班。这样可以照顾到男生女生不同的性别特点,更好地因材 施教。另外,专家提出小学阶段在选拔班干部时,能否给出一个男女生恰当的比例,这样可以避免男孩子在小学中总是处下风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