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危機 教育反省

男 孩女孩都是大自然的産物,他們有各自性彆的優勢,也有各自性彆的劣勢。正因爲這些差異的存在我們的生存環境纔會豐富多綵。我們要做的是爲男孩和女孩提供適 閤他們的教育。現在的問題是,以陞學爲目標的應試教育正在壓抑孩子的箇性,受害者不僅有男孩也有女孩,隻是女孩的性彆特點使她們更能適應這樣的環境。因 此,男孩所遇到的危機其實是一場教育的危機。正像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硃永新在《拯救男孩》的序言中寫道的:“需要拯救的不僅僅是男孩,更需要拯救的,是我 們的教育。”

男孩危機

校園中,男生被女生全麵超越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專傢近日撰文提齣一箇論點———“男孩危機”,男生在各級各類教育中的學習成績正在漸漸落後於女生。中小學男生的學習成績一直落後於 女生,中小學的班榦部、三好學生也以女生居多。記者近日走訪教育界人士髮現,“男孩危機”在中小學尤其明顯,而在男生通常較有優勢的高中,近幾年優勢也在 逐漸喪失。而網絡時代、獨生子女一代成年,這些都成爲加劇“男孩危機”的因素。

對於“男孩危機”的提法,鄭州市一零三中學教師李麗穎錶示,“提得相當準”。她説,在小學、初中階段,明顯感覺男生應該錶現齣的特質被女生壓住瞭,無論 在學習成績、班級活動的蔘與與組織上,總是女生佔主導。在對班級的影響力、對週圍衕學的影響上,也是女生突齣,男生少有特彆突齣的,“今年中學校長推薦上 北大這件事就是箇最典型的例子,鄭州兩所中學推薦的4名學生全是女生”。

在人們印象中,隨著課程難度的加深及男生、女生生理、心理的髮育,高中階段通常女生領先的優勢就會喪失,但鄭州市一零一中學政教處主任劉永謙則錶示,近幾年,高中階段男生一曏佔的優勢也沒那麽明顯瞭。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撰文指齣,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女生的學業優勢不斷擴展和延伸,幾乎在所有學科領域、在各級教育水平上女生的學業錶現都趕上或者超過瞭男生。

有關專傢指齣,更值得註意的是,男生的學業落後現在已經延伸到高等教育領域,大學男生學業落後的範圍是全國性的。這位專傢擔憂地説,男生學業落後,對箇體和社會都將産生重大影響。

城市女教師比例高達79%

父教缺失造就“娘娘腔”

男孩的問題不僅齣在學校,傢庭教育的責任衕樣重大。

“一箇人性彆形成的主要機製是模仿”,李文道説。男孩子要從榜樣身上學習寬廣和包容,學會堅強和果斷,感受男子漢的氣質,學習成爲一箇男人。因此,在男 孩子成長過程中如果缺少正確的男性榜樣,將會給男孩子的成長帶來災難性的打擊。父親是男孩子一生中第一箇榜樣,也是最重要的榜樣,但現在,不少年輕的父親 由於過大的生存壓力,或者由於自己心智的不成熟,不能很好地承擔父親的職責。

父教缺失的現象在當今的中國城市中還是很普遍的。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2008年開展的“中日韓美四國高中生比較研究”顯示,當遇到煩惱時,日韓美三國高中生把父母均列爲前五位的傾訴對象,而中國的高中生隻把母親排在第三位,而把父親排位5名之外,名列“網友”之後。

父教缺失瞭,學校也無法瀰補這樣的缺失。《國傢教育督導報告2008》顯示,我國女教師比例遠高於男教師,尤其是城市女教師的比例高達79%。

男性榜樣的缺失使得不少男孩子終身“缺鈣”:少瞭陽剛氣,多瞭“娘娘腔”。

爲什麽現在的男孩做不到“後來居上”瞭?

男孩輸給瞭自己的心理

不少傢長覺得,男孩子小時候成績不好沒關繫,因爲他們慢慢地會趕上來的。確實如此,過去,女孩子可以稱霸小學,但是到瞭中學男孩子就會趕上來併迅速超過女孩子,但是現在,男孩的這種後勁兒似乎沒瞭,他們不僅在中學的時候沒有趕上來,甚至到瞭大學仍然落後於女生。

爲什麽?

“很多男孩就這樣被耽誤瞭。”李文道博士説,孩子小的時候不會進行自我評價,他們對箇體的評價主要藉助於權威的評價。不少男孩子由於自身生長髮育的不完 善,在學習方麵遇到一定的睏難,這時老師或其他成人往往不能從男孩生長特點的角度客觀地看待他們,武斷地評價他們“笨”、“學習不好”。

一些男孩子在年齡增長之後仍然沒能“迎頭趕上”,併不是他們真的不行,而是“這種失敗性的評價可能已經形成他們終身性的自我評價”,專傢李文道説,“他們把‘學習不好’看成瞭命運,從而造成瞭一種惡性循環。”

這些男孩子是輸給瞭自己的心理,他們的自信心被打垮瞭。

學校不喜歡男孩 男孩更不喜歡學校

不清楚男孩與女孩在成長上的差異,使得男孩無法得到更科學的對待;而以陞學爲主要目標的學校教育則對男孩造成瞭緻命的打擊。

現行的教育製度是一種工業化的教育製度,秩序、紀律是剛性的法則,顯而易見的,這些法則與男孩子的天性是格格不入的。

李文道博士介紹,人類大腦由左右兩箇半球組成,一箇主要負責語言和推理,另一箇主要負責運動、情感及空間關繫。聯繫兩箇半球的是被稱爲胼胝體的神經纖維。研究髮現,男女兩性的胼胝體在形狀、大小以及大腦偏側化方麵存在显著差彆,女性的胼胝體多於男性。

所以,女孩在做事情時往往衕時使用大腦的兩側,而男孩往往隻使用右側,運動是他們的優勢,再加上他們體內好鬥的激素環境,男孩子需要更多的活動來消耗更多的體力和精力。“一箇男孩每天至少需要4次較爲充足的戶外活動。”孫雲曉説。

學校不喜歡男孩。男孩更不喜歡學校。

在應試教育曏更寬更廣範圍蔓延的今天,男孩的教育更是雪上加霜瞭。

以前,被束縛的男孩子還可以在放學以後、週末和假期徹底解放,在盡情的遊戲中釋放那些被捆綁的手腳,衕時,在遊戲中髮揮優勢、塑造箇性、培養創造纔能。

但是,麵對越來越重的陞學壓力,很多學生週末也被排滿瞭各種補習班。這使得本來在學校就得不到運動機會的男孩更加“被束縛”瞭,而且很多男孩子由於成績不好會被束縛得更牢、更緊。

現在束縛孩子的已經不是繩索瞭,而是一根根的鋼條。

男孩的生存空間被一點點地蠶食殆盡,他們根本無力翻身。

專傢建議

因“性”施教

首都師範大學心理繫講師李文道博士介紹,2006年,美國心理衛生研究所的15名神經繫統科學專傢組成的一箇專傢小組髮錶瞭一箇研究報告,該報告詳細記 録瞭大約2000箇4~22𡻕孩子的大腦髮育狀況,結果錶明,男孩和女孩的大腦中,很多區域的髮育順序和速度都不相衕。

“男孩和女孩之間的差異比我們想象得更大。”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員趙霞博士説。

男孩麵臨的問題併不是無解的,因爲男孩的這些特點是與生俱來的,他們是男孩子獨特的“資産”,是我們在教育的過程中把男孩的“資産”當成瞭“負債”。

針對這種問題,專傢提齣“因性施教”的觀點。學校教育在因材施教的基礎上,更大限度地髮揮男孩和女孩不衕的優勢。

專傢提齣可以在現在男女衕校的製度下,適當的進行男女分班,至少可以在某些課程上按照性彆進行分班。這樣可以照顧到男生女生不衕的性彆特點,更好地因材 施教。另外,專傢提齣小學階段在選拔班榦部時,能否給齣一箇男女生恰當的比例,這樣可以避免男孩子在小學中總是處下風的局麵。